搜狐畅游 做一只安静的奶牛就可以了

[摘要]作为一只奶牛,只要不存有奶牛变斗牛的期望,安静产奶,那主人就依旧开心。

搜狐畅游 做一只安静的奶牛就可以了

腾讯科技精选优质自媒体文章,文中所述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腾讯科技立场。

文/丁鹏 (微信公众号:丁鹏Gamewower)

2月的第一天,搜狐畅游发布公司2015Q4以及2015年全年财报,财报显示,在2015年畅游总收入7.62亿美元,同比微涨0.9%,净利2.28亿美元,而2014年全年这一数字为100万美元。

在王滔于2014年底离开畅游之后,搜狐畅游交出了自成立以来第一份由陈德文主导的答卷,这份答卷好也不好。

好的地方在于,净利润经历了2014年的断崖式下滑之后,在2015年重回正轨,差的地方在于,在中国整体游戏市场2015年同比增长22.9%的情况下,搜狐畅游的业绩继2014年同比增长仅为2%之后,再一次出现停滞。

在2012年第四季度以1.735亿美元超越盛大当季的1.72亿美元,从而坐到当时中国网游第三的宝座的辉煌之后,搜狐畅游一夜变老,似乎将未来所有的锐气在那个季度用完,与魔鬼签订了一份契约。

但是这对于搜狐而言,足以。

王滔的离职始于去搜狐化

2014年11月,搜狐畅游原CEO王滔被董事会解职,由总裁陈德文接替其位置,搜狐畅游也开启了后王滔时代。

关于王滔被解职一说,业内众说纷纭,但总结起来无外乎三个原因,财报下滑、卓越体系、合一教。

但在这三个原因当中,罪魁祸首当属财报下滑,卓越体系即使再不得人心,也不需要更换CEO来解决,财报的下滑才是王滔被董事会解职的罪魁祸首。

我们可以来看一下2014年搜狐畅游的财报。一方面营收的增长仅为2%,几乎可以定义为零增长,请注意,即使是这个2%的增长的背景还是在于2014年10月发布了《天龙八部3D》手游,这款前两个月就带来6500万美元的营收,如果刨除这部分营收,畅游的整体营收将出现大幅度的下滑。

如果说营收增长的停滞不前还可以理解,毕竟当时整个端游产业都处于转型期,端游的增长不前也早已非一日之寒。

但是净利润的大幅跳水却使得大股东搜狐再难以忍受,在2013年搜狐畅游的净利润为2.864亿美元,而到了2014年,其净利润仅为100万美元。

作为搜狐整个集团的现金奶牛,搜狐畅游一直承担着为整个搜狐输血的重任,张朝阳所着力打造的以视频为节点的大娱乐生态,需要畅游源源不断的提供稳定的资金。

但是搜狐畅游在2014年没能做到这一点。所以,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,早2014年搜狐视频整体开始节衣缩食,发展大幅度的放缓。

无论是版权的采购上,还是在自制上,亦或者是生态建设上,搜狐视频都再难寻亮点,在2012、2013年两年所造出的声势逐渐熄灭,视频行业变为爱奇艺、优土、腾讯、乐视四家争锋。

而之所以没能做到这一点,在于王滔有了别的想法,他不再满足于仅仅作为搜狐集团的一个输血者这样的角色。

在2013年Q3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上,王滔个畅游制定了长远的战略目标:“一个相对比较重要的决定是,我们不再满足于作为一家游戏产品公司”

搜狐畅游进行了一系列的大动作:①推出了面向海外的平台化产品 Mobogenie一款类似百度手机助手的第三方应用商店②旗下 17173 游戏网先后推出游戏浏览器,网游宝贝、最强攻略系列、游戏头条等应用,游戏直播、秀场直播等直播平台③以 5000 万美元收购昆仑万维旗下的 RaidCall 语音 62.5%股权④以 9100 万美元收购海豚浏览器开发商百纳信息 51%股权⑤整合推出网页游戏平台。

这些都指向平台化的战略,但是平台化是需要砸钱的,“游戏赚钱养平台,平台占渠道推游戏”,这是王滔制定的战略。

搜狐畅游的营业成本从而节节攀高,在2011年成本费用仅为1.372亿美元的情况下,2012、2013、2014年成本突然攀升至3.38亿美元、3.5亿美元、5.95亿美元。

这显然搜狐给予搜狐畅游的定位是不相符的。

这当中出现的一个明显的信号是,王滔在去搜狐化,而当中一个标志性的事件就是搜狐派驻的CFO何捷的离职以及卓越体系的建立。

何捷于2005年1月加入搜狐,担任搜狐公司的高级财务总监,后在2007年进入搜狐畅游担任CFO,但在2014年3月离职回归搜狐担任搜狐旗下互联网信贷平台搜易贷CEO。

在一方面清洗集团人员的同时,另外一方面王滔脱离搜狐的管理体系,从华为请来潘文娟,打造全新的管理体系卓越体系。

而在整体的对外传播当中,也再难见搜狐的影子,更多时候是畅游品牌的塑造。

搜狐畅游只是一只奶牛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9752qp.com/niuniuyouxi/douniuyouxi/20181231/314.html